北區當舖 中區當舖 南區當舖

聯繫電話:(02)2218-1706
行動電話:(02)2218-1706
E-mail:
av620807@kimo.com
零首付購車變噩夢 每月支付高額車貸卻拿不到車

只需零首付,就可以讓妳開上好車,這樣的“美事”,是不是聽起來很有誘惑力?倘若妳壹時大意,深陷其中,那麽妳的噩夢也將從此開始……
近日,早報微信“今日突發”接到多位讀者反映,自己因為輕信了“零首付購車”而陷入騙局,讓他們的生活變得壹團糟——壹邊要尋找不知身在何處的愛車,壹邊還要每個月向銀行支付高額的車貸按揭。
這到底是怎麽壹回事?擦亮眼睛,來看看這些受騙者的遭遇。
朱先生是臨安壹家淘寶網店的店主。去年9月,他接到壹個陌生電話,對方自報家門,說是詠鵬汽車金融服務中心的業務員,詢問他是否需要永和區汽車借款。
雙方聊了幾句,朱先生提出,暫時沒有永和區汽車借款的需要,但對方提出的“零首付買車”卻讓他心動了。
所謂“零首付買車”,就是由對方公司幫忙墊付30%的首付款,同時為朱先生辦理壹張高額透支的信用卡,到時候對方公司會刷走墊付的30%的資金,朱先生就能拿到車了。
朱先生算了壹下,用這個方式買車,首付款和車貸都以每月按揭的方式來還,相對來說壓力也不大,很不錯。於是,他提出要上門去談談。
9月的壹天,朱先生來到位於江幹區的同方國際大廈,找到了詠鵬汽車金融服務中心的辦公地點。壹看那家公司租有好幾間辦公室,像模像樣的,而且還有其他人也在辦理“零首付購車”,於是就跟對方簽下了壹份合約。
“這份合約是單份的,只保留在他們那裏,上面的合約條款都是用來約束我的。不過,他們輕描淡寫地說,這只是走個形式。”
去年11月6日,朱先生在對方的陪同下,來到汽車城的二手車交易市場買車。
“對方建議,最好買高檔的車,比如寶馬之類的。我覺得買輛30多萬的二手車就可以了,最後選了壹輛奧迪Q5,總價36萬。”朱先生說,事後上當了,他才明白過來,越便宜的車,對方賺的差價就越少。
等到辦完車貸和上牌過戶手續,已經將近傍晚6點。這時,陪同的業務員表示,時間太晚了,他們開車去加下油,然後就把車停到他們公司去。
“我想他們付了那麽多錢,車放在他們那裏也正常。”朱先生說,於是就同意了。
哪料,接下來就再也沒見過這輛奧迪Q5,對方壹直以70%的車貸還款記錄為由推拖。朱先生只好開始還款,還了3個月,再找對方,對方又稱必須還款滿6個月。而到了今年5月,對方的電話就打不通了,朱先生找上門去,發現已經人去樓空。
記者了解到,目前大部分的車貸,都需要通過正規的擔保公司來向銀行進行辦理。由於擔保公司在銀行存有擔保金,這些陷入“零首付購車”騙局的受害者壹旦無力向銀行償還永和區汽車借款,銀行就會從擔保公司的保證金當中扣除相應的款項。
也就是說,除了那些名義上的車主是這場騙局的受害者,那些為70%所貸車款擔保的公司,也壹樣成為被殃及的“池魚”。
昨天,記者聯系上朱先生的擔保公司。該公司負責人王先生說:“從今年5月份開始,朱先生的車貸就壹直是由我們公司在進行支付。”
據了解,該擔保公司在2013年和2014年兩年間所擔保的客戶中,上當“零首付購車”騙局的就有10人左右。比如朱先生是償還了5個月的永和區汽車借款後停止還貸的,有的車主在辦完車貸之後發現上當了,壹個月的車貸按揭都沒有還過,電話也聯系不上,而所有這部分的費用,都必須由擔保公司向銀行進行支付。
王先生說,目前,光這部分的費用,每年需要墊付的金額就有三四百萬,有的實力稍弱的擔保公司就因為這些“死賬”,已經被折騰得瀕臨破產。
現在,擔保公司方面只能通過法院對這些客戶進行民事訴訟,但是時間都很漫長。
記者了解到,事發之後,丁女士和朱先生都已經向案發所屬地的祥符派出所報案。昨天,記者聯系杭州祥符派出所後了解到,目前警方還未立案,但已收到受害者遞交的相關材料,接下來將進行調查。
對此,本報將繼續關註。
如果妳也有類似的遭遇,請通過“今日突發”微信或熱線96068聯系我們。
丁女士也上了“零首付購車”的當,不過連她自己都搞不清楚,騙走自己錢的人是夥什麽人,因為她是通過壹張小廣告傳單找上這夥人的。
去年底,安吉的丁女士打算買壹輛奧迪A4,特意跑到杭州來看車,看到壹張“零首付購車”的小廣告後,就動了心,給對方打了電話。
對方簡單問了壹些情況後,表示可以辦理,還推薦奧迪A6。操作方式是這樣的:70%的購車款可以通過擔保公司向銀行申請永和區汽車借款,剩下的30%首付款,由對方來支付,然後他們可以通過各種“關系”,將這筆首付款再做出壹個三年的按揭。
丁女士壹想,車款總價50多萬,首付不到20萬,三年按揭每個月不過還款幾千元,就被說動了。
今年1月9日,她到杭州德奧4S店訂購了壹輛奧迪A6。對方來了三個人,為丁女士支付了將近20萬元的首付款。
提車後,對方表示,要去為車子辦個手續,拍個照片,然後裝個GPS,得先開走,辦完手續後再給丁女士送回來,丁女士面露壹絲難色。
“可是他們說,這部車子在銀行有按揭的,又不能賣。我想想也對啊。”
跟朱先生壹樣,車子壹開走,丁女士就再也沒見過這輛登記在自己名下的車。壹個多星期後,丁女士打電話去問,對方稱“年底了,手續不好辦,要再等等”。過了壹段時間又催,對方又稱“為了辦手續,跑了很多地方,妳要付手續費和利息。”
當丁女士付了壹萬元後,對方就音信全無了。
發現自己上當後,朱先生和丁女士才意識到,自己將要承擔巨額的車貸,而車子卻被人騙走了。
通過上網查找,丁女士和朱先生發現,像他們這樣陷入“零首付購車”陷阱的人有很多。目前,這個“零首付購車”受害者群已有160多人,來自全國各地,浙江就有10多人。他們希望通過交流,找到方法為自己維權。
朱先生說,他通過查詢違章和保險等手段,了解到目前自己名下的那輛車已被賣到四川,不過保險登記人和保險公司都已被換掉了。
記者了解到,由於這些車子無法通過正規渠道辦理過戶,所以不少車子是通過套牌被賣到了全國各地,尋找難度更大。
今年5月開始,朱先生已經停止向銀行還車貸。他說:“本想買輛車,改善壹下生活,可是卻背上了20多萬元的欠款。我有種走投無路的感覺,和父母的關系也鬧得很僵。”
丁女士在支付了10個月供計9萬多元的車貸後,也停止了供貸。“我只好跟擔保公司說,不是我不想還,車子都不曉得找不找得回來,自己卻還要每個月還這麽多錢,不就跟扔到水裏沒兩樣嗎?”丁女士說,目前她沒有車子下落的任何線索,估計很有可能是也被套牌了。
而讓這些受騙的車主更糾結的是,車險壹到期,到底還要不要交。如果交的話,又是壹大筆費用,而萬壹不交,壹旦這輛車發生重大交通事故,作為名義上的車主又將背負壹筆莫名的債務。
記者與微信群裏的受害者接觸後,發現這個群體由於心理壓力大,很多人都不敢出門,甚至連手機都不敢開機,因為經常會接到擔保公司的催款電話。不少人因此無法正常工作,幹脆辭職在家。
更為嚴重的是,當時不少人通過銀行辦理的車貸是通過信用卡辦理的,因為無力償還永和區汽車借款,都被銀行拉上了信用黑名單。